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谷歌和索尼紛紛缺席本屆E3 游戲世界的秩序在悄然改變?

奔雷  ?  ?  原文鏈接

原創:游城十代  

來源:預言家游報

無論你是否承認,E3 都在無可避免地走向衰落。

幾天下來,玩家們或許為《賽博朋克 2077》帶給他們的“今年是 2076 年”的幻覺而歡呼;或許為喬治·馬丁與宮崎英高的奇妙組合感到驚嘆;也可能為《塞爾達傳說“荒野之息 2》的公布大呼過癮。但這無法掩蓋廠商們再次集體畫大餅、炒冷飯的行為。也無法掩蓋 E3 越來越無趣的真相。

預言家1.jpg

雖然說不出具體原因,但玩家們總覺得 E3 越辦越不對勁,好像少了點什么。

最近幾年,幾乎每年都有人唱衰 E3。他們認為 E3 上越來越難看到讓人眼前一亮的產品,越來越多的廠商喜歡炒冷飯,講情懷,畫大餅。有人調侃道,索尼去年畫餅太多,《死亡擱淺》、《對馬島之鬼》,去年畫過的餅,難道今年要畫了再畫?于是索尼索性不參展了。

啊.gif

《死亡擱淺》

這可是自 E3 誕生以來索尼第一次缺席。

當然,你可能會說,時代變了,即便是世界上最負盛名的游戲展會,E3 對游戲廠商來說,也已經不再是最重要的宣發渠道了。許多廠商都有自己單獨的發布會,集中的宣傳與媒體信息轟炸,并不利于廠商的宣傳節奏。

但另一方面,游戲世界的規則與玩法正在悄然改變,這或許才是 E3變得越來越無趣的根本原因。

這屆 E3 不那么觸動玩家的 G 點了

E3 變得無趣,是從游戲無法打動玩家開始的。

E3 第一天,微軟展前發布會,《賽博朋克 2077》放出了一段簡單的游戲劇情類視頻。當結尾處基努里維斯出現時,全場熱情被引爆。激動的粉絲用預購表達了自己的興奮,畢竟官方給出了《賽博朋克 2077》的具體發行時間:2020 年 4 月 16 日。當天,《賽博朋克 2077》便登頂 Steam 暢銷榜。

 啊2.gif

《賽博朋克 2077》

另一款引起熱議的游戲,來自《冰與火之歌》小說作者喬治馬丁與魂系列制作人宮崎英高合作的《Elden Ring》。文學巨匠與虐手達人的合作,究竟能不能誕生一款兼顧劇情敘事與魂系操作的游戲?或許這是粉絲們最想知道,也最感興趣的。

啊3.gif

《Elden Ring》

相比其他廠商,微軟的新 IP 游戲是最多的。其中既有卡通風格的《SpiritFarer》,也有恐怖游戲《女巫布萊爾》,以及多人對戰游戲《Bleeding Edge》和主打創意游戲的《RPG Time》。

《奧日:精靈意志》《星球大戰 絕地 隕落的武士團》《我的世界:地下城》等續作游戲也吸引了玩家的眼球。總體上講,微軟的展前發布會被安排地滿滿當當,信息量十足。

 預言家3.jpg

育碧則更多地圍繞已有游戲 IP 推出續作或新資料篇。《看門狗 軍團》《彩虹六號:圍攻》新資料篇、《Just Dance2020》《彩虹六號:封鎖》,無不是續作或新資料篇與新活動。即使是新推出的手游《攻堅特勤》,里面的人物也全部來自于全境封鎖系列、細胞分裂系列、幽靈行動系列等過往作品。

全新 IP 的體育游戲《冠軍沖刺》與動作冒險游戲《渡神計》,并沒有引起玩家太多的正面討論。

啊4.gif

《看門狗 軍團》

SE 的游戲陣容堪稱 E3 大廠展前會教科書:《浪漫沙加 3》登陸全平臺,《消逝的光芒》宣布全新資料篇,《最終幻想 7 重置版》2020 年發售。各種消息集畫餅、炒冷飯、講情懷于一體,有機結合的同時,又讓粉絲們乖乖閉嘴,說出一句“真香”。

B 社(貝塞斯達)的展前發布惹來了不少玩家吐槽。在發布會的過程中總有人不合時宜的發出歡呼和喝彩,讓發布會顯得十分尷尬。

“我十分痛恨那些 B 社請來的“演員”,他們發出的尖叫聲讓人很不舒服。”

“我搞不明白這些“演員”為什么要在不恰當的地方發出歡呼聲,而且整個發布會似乎有很多這樣的人。”

“到底有多少人拿了 B 社的錢,讓整個發布會一片嗚嗷之聲?這簡直是在浪費大家的時間。”

與不合時宜的歡呼相對應的是,B 社并不令人滿意的游戲陣容。無論是《狂怒 2》的新擴展包,還是《輻射 76》的大更新,都像是對這兩款口碑欠佳作品的補救措施。《上古卷軸:傳奇》《上古卷軸 OL》《上古卷軸:刀鋒》等作品完全沒有去年畫餅過的《上古卷軸 6》來的有吸引力,更何況,有幾款還是手機游戲。

 啊5.gif

《上古卷軸 6》

或許三上真司團隊帶來的新作《Ghostwire Tokyo》是 B 社展前發布會最吸引人的作品,但尚未公布的游戲內容,讓人不得不懷疑,這款游戲是否是畫餅之作。

盡管任天堂的網絡直面會被玩家吹暴,甚至上了 Twitter 熱搜,但細數下來,除了《塞爾達傳說:曠野之息》續作與班卓熊登陸《任天堂全明星大亂斗特別版》外,其他的消息幾乎都是此前曾公布過的。

 預言家4.jpg

事實上,玩家們對 E3 興奮度越來越低的原因,無外乎新 IP 與玩法內容上讓人眼前一亮的游戲過少,炒冷飯與畫餅的過多。即便有幾款讓玩家印象深刻的游戲,上線或許也是四五年后了。

為什么我們玩不到太多創新型游戲了?

讓玩家難以忍受的炒冷飯與畫大餅行為,背后的原因是正在逐漸發生變化的 3A 游戲行業。E3 的影響力在減弱,但它仍然是整個游戲行業的晴雨表。

玩家對 3A 游戲的要求愈加苛刻,普通玩法的游戲已然無法滿足某些挑剔的玩家。這導致廠商們經常在創新與商業之間徘徊不定。創新是一把雙刃劍,成功可能會賺的盆滿缽滿,但失敗也會墜入萬丈深淵。從某種角度看,炒冷飯與小步快跑,穩步迭代的年貨游戲都是基于商業化的最佳游戲策略。

預言家.jpg

冷飯與年貨游戲只要炒夠了情懷,不在游戲玩法和機制上犯下大錯,總會有玩家嘴上罵娘,實則真香,心甘情愿地為情懷買單。這樣做的好處不止在于容錯率高,效率也比創新性 3A 游戲或者新 IP 游戲高得多。

資源與素材的重復利用,讓這類續作游戲的制作速度大幅提高。如果你觀察仔細便會發現,育碧是此術高手。無論是《刺客信條》還是《孤島驚魂》系列,在最近兩代作品中,資源與素材的復用率非常高。

啊6.gif

《孤島驚魂 5》

與之相比,動輒數年開發的創新性游戲與新 IP 游戲,在財力與人力成本上都是巨大投入。一旦失敗,對游戲廠商來說就是元氣大損。并不是所有大廠都有 R 星的魄力,拿出百億美元,歷時 7 年,賭命式開發《荒野大鏢客 2》。對任何廠商來說,這都是一場豪賭。

啊7.gif

《荒野大鏢客 2》

更何況,研發周期的拉長,很容易引發員工工作情緒的不滿,甚至讓游戲開發成為一種對員工的折磨。根據 R 星 CEO 透露的數據,2018 年整年 R 星內部記錄的所有項目(主要就是 RDR2 一個項目)總共用時 67000 個“員工周”,在每周標準工時 40 小時的情況下,只有 20% 的員工需要一周工作 60 小時,僅僅 0.4% 的員工一周需要工作 80 小時。但對這 20% 的員工來說,過勞無疑是一種折磨。

比過勞更殘酷的是,長時間的開發周期容易使團隊陷入迷茫,直至走向分裂與管理混亂。《圣歌》便是最好的例子。據 Kotaku 報道,在《圣歌》的開發過程中,無數的構想,設計,劇本被推翻,甚至連飛行功能都只是在 E3 大展前才正式確定下來。由于 EA 要求《圣歌》開發團隊 Bioware 使用寒霜引擎開發,這使得團隊在開發過程中遭遇了各種問題,而 Bioware 的兩個分部,埃德蒙頓和奧斯丁分部相互對立,都對彼此不滿,內部的分裂和管理混亂使得 Bioware 的很多員工都充滿了抑郁和焦慮。

啊8.gif

《圣歌》

最終,《圣歌》的實際開發周期僅用了 18 個月。其余的時間全部消耗在了無意義的內耗上。《圣歌》就像是當今 3A 游戲研發的一個縮影,這些問題交織在一起,織成了一張阻礙大廠制作全新 IP 與創新性游戲的大網。

最近幾年,E3 的另一個變化是,越來越多的手游開始進入到玩家視線中了。中國手游的暴利,海外 3A 大廠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手游與 3A 的天平是否會傾斜,現在仍然無法窺見端倪。

云游戲很可能是一場秩序攻防戰

游戲軟件以外,本屆 E3 索尼未參展,任天堂很早就辟謠了 E3 會發布新 NS,只有微軟帶來了新硬件產品的消息。但在與云游戲相關的服務上,幾乎所有廠商都在布局。往大了說,這是一場關乎當前游戲廠商格局與秩序的攻防戰。

硬件與服務上,微軟公布了搭載 AMD 顯卡,內置 SSD 硬盤,應用最新 Zzen2 架構,支持 8K 與 120fps 的新主機 Scarlett。全新的 XGP for PC 也將在下個月面向玩家開啟,玩家僅需每月支付 9.99 美元,便可免費暢玩百款 PC 游戲,其中不乏《蝙蝠俠 阿卡姆騎士》《地鐵離去》《無主之地:帥杰克合集》《空洞騎士》等優質游戲。所有加入 XGP 的 PC 游戲可免費云端存檔,且存檔與 Xbox One 版互通。 

預言家6.jpg

育碧同樣更新了自己的會員服務 UPlay+,并打通了 UPlay+ 與谷歌云游戲平臺 Stadia 的合作。在今年 9 月 3 日,新的 UPlay+ 上線后,玩家將能夠以 14.99 美元/月的價格暢玩包含 DLC 在內的育碧會員游戲。至于和 Stadia 的合作細節,育碧在 E3 上并沒有過多透露。

B 社則公布了云游戲開發的輔助技術 ORION,這個技術可以減少云游戲所需的 40% 的帶寬,并支持市面上大部分游戲開發引擎。

 預言家7.jpg

如果說谷歌 Stadia 是主動進攻,E3 唱主角的廠商們推出的云游戲相關服務更像是防守,抑或說是在時代浪潮的沖擊下,為穩固自己的地位而做出的抉擇。

在過去的幾十年里,主機御三家微軟、索尼、任天堂摸索出了以硬件為基礎,賺錢靠游戲的盈利模式。簡單來說就是依靠平價主機硬件占領市場,優質第一方與獨占游戲吸引用戶并賺錢的盈利模式。在這套模式下,大部分互聯網企業很難再介入游戲行業分一杯羹。而云游戲打破了這個體系中需要的硬件壁壘,這很可能是最近幾年能夠讓互聯網大廠進入游戲行業,并掌握“渠道”的最好機會。當然,云游戲所需技術門檻甚高,有機會與御三家一爭高下的廠商并不多。

預言家8.jpg

因此,目前的云游戲戰場更像是一次技術迭代過程中的攻防戰:以谷歌為代表的新興玩家們想要挑戰御三家的地位,御三家則要抗住壓力,努力維持現有的游戲行業秩序。

本屆 E3 看似平淡,實則風起云涌,未出席的谷歌刷滿了存在感,缺席的索尼也能引發玩家的無限遐想。游戲世界的秩序已經許久未發生改變了,一年比一年無聊的 E3 似乎也不斷在向外界傳遞這樣的信號。只是關于云游戲的攻防戰到底結果如何,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或許要明年甚至后幾年的 E3 上,我們才能知道答案了。

本文相關公司

微軟(中國)有限公司認證

上海育碧電腦軟件有限公司認證


你的項目想被報道,點擊這里。  市場活動及PR合作,點擊這里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
香港六个彩53期码报